青与

你发愿我便敢奉

【獒龙】

娱乐圈au
以前觉得写太烂就删掉了但今天过年觉得不发什么不太好呀,就继续往下写了点发出来,,有点爆字数,and码完后发现自己错过了全世界。
老张,服你!!
过年好!!!!

未恋爱前。

公司里。
秘书:“老板,老板娘,全公司的妹子祝你们百年好合!”
张继科:“……我们只是好兄弟。”
秘书立马表示她才没发现总裁害羞了呢。

宴会上。
某总裁:“张总啊,你和你的小情人真是恩爱,这么殷勤地给他夹菜,动真心啦?”
张继科:“……我们只是好兄弟。”
某总裁:“啊哈哈,张总放心好了,我不会让记者写你们的。以后记得请我喝喜酒!”

片场里。
陈玘大导演:“张继科!你不要捣乱行不行!龙仔没喝你那一口水不会死的!秀恩爱能不能有个度!”
张继科:“……我们只是兄弟。”
陈玘:“呵呵哒,老子混圈这么多年,你们要不是一对我名字倒过来写!”

恋爱后。
张继科:“我去你们真是很有眼光!”
马龙:“其实你比大蟒还瞎。”

1
“龙,今晚上你是不是要去那个宴会?”手机那头传来张继科兴奋的声音。
马龙一边对着镜子整理衣领一边回答:“恩,据说三创的老板要来。”
张继科的声音带上一丝笑意:“三创不是被收购了么?是新的老板?”
“对,似乎很年轻。年纪轻轻用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三创从下坡路拉上来,挺厉害的。”
“嘿嘿,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马龙手一顿,饶有兴趣地弯起嘴角:“第一次听你夸别人,我倒是对那人更有兴趣了呢。”
“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张继科笑眯眯的,“我这还有事,就先挂了啊。”
“好。”
“……”
“……你倒是挂啊。”
“这回是轮我先挂吗?”
“……不,今天七号,奇数,是我先挂。”
“那你挂吧。”
“哦,挂了。”马龙不舍地挂了电话,转头就对上许昕带着鄙视的目光。
“……干嘛?”
“……你们无不无聊,每天都要来秀一波,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吗?”
马龙耳尖泛起好看的粉色,慢吞吞地抬眼瞅师弟:“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我单相思罢了。”
“啧,要我说继科神经也是粗,哪有好朋友每天熬三顿电话粥的,这也太黏糊了吧?”
“……反正他不喜欢我。你就别瞎逼逼了。”马龙说这话的时候情绪又低落下来。
许昕对师兄在谈到张继科时善变的情绪已经见怪不怪了。别看他现在这么沮丧,晚上张继科一打电话来,保准活蹦乱跳笑容满面的。
就是这么蠢。
2
“许昕外面人好多好多啊!!我有点紧张怎么办?”马龙坐在车里捏着许昕的衣角一脸揣揣不安。
许昕默默瞅他一眼:“说的好像你是第一次见识这场面似的。求别装。”
马龙立马松开手,恢复面瘫状态,十分高冷:“知道就别揭穿。要配合我演戏知道吗。”突然他眼睛一亮,低头啪啪打字。
“继科儿,我紧张,人好多。”
张继科那边秒回:“龙别紧张,把他们都看成会走路的胡萝卜。”
马龙嘴角忍不住翘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状,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
苍天负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我还是没能习惯他们的虐狗行为。
许昕一脸惆怅。
不太懂你们人类。
喜欢就喜欢,磨叽什么呀,要我有喜欢的人了,立马行动,他要不答应,我就软硬兼施、欲擒故纵那种那种的,不把他绑回家就愧对我浪里小白龙的外号!
눈_눈等等,我为什么要用“他”?
不、不,他可是比钢筋还直的这个直男,怎么可能因为身边某些人给耳濡目染了呢?
许昕坚定地点头。
然而不久以后他就被自己啪啪打脸了。
许昕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开车绕到大门口,打开车门先走出去,向里面伸出右手微微弯腰,示意师兄快点出来。
马龙嫌弃地瞥了眼他的手,动了动嘴唇。许昕秒懂,努力维持脸上的微笑。
你丫丫丫的,敢说我手脏,我这就不高兴了,谁不知道在你眼里就张继科的手最干净了?算了,就是他的手刚在尿里泡过,估计你也不会嫌弃 。
马龙嫌弃的表情消失了,他优雅搭上许昕的手从车里钻出来,朝两旁的记者点头致意。
出道日子久了,大家也都知道马龙高冷的形象,高冷是高冷,但很尊重别人,就是遇上狗仔都能点头打招呼。所以记者们对他都有好感,写新闻时对他也会手下留情一点。
马龙进入大厅,被服务生引到主桌上,许昕作为经纪人本没有资格坐在主桌上,但大家都知道这可是许家继承人,自然不敢怠慢。
看马龙和许昕的相处模式,圈里人都感觉这人背景应该也蛮深的。
毕竟最近娱乐圈太子爷进来玩玩就走上人生巅峰的小说不要太多。
马龙优雅地用筷子戳烂碗底的小蛋糕,压低声音问许昕:“啥时候能回去?我要睡觉!”
“……睡你妈逼啊!”许昕翻白眼,“别想了,三创老板不出来你是别想溜走。你必须得好!好!认!识!他!”
“我到底那时候脑子里是进了多少水才答应来的。”
“也没进多少水,也就因为某人顺口提了下他可能会去,某人就来了。”许昕阴阳怪气地开启嘲讽模式。
马龙老脸一红,然后突然怒了:“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给我接了那么多工作,我怎么会没时间去找继科儿吃饭!”
许昕讪笑:“这不是公司的安排嘛。”
“公司里谁敢命令你?接戏可以,接那么多广告干什么,我进这个圈子就是喜欢演戏嘛。”马龙愤愤不平,越想越气。
他都两个星期没见到继科儿了!
马龙怨念冲天之时,大厅突然安静下来,过了几秒钟,一阵惊叹声低低响起。他好奇地扭头看,愣了一下。
从门口走进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黑色的风衣和裤子,隐约勾勒出健壮的身躯,身材挺拔如竹,气质冷冽。
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他的气势所震慑第二眼看见他的五官,更是惊为天人。不属于精致,是充满阳刚之气的,像是雕塑师精心雕刻出来似的,有棱有角,恰到好处。
这样的气场,这样的相貌,怕是也只有一个人能与他媲美。
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马龙。
马龙茫然地回望他们。
男人也看向马龙,眼底瞬间盈满温柔。
一片寂静中,几个老总站起来迎向那个男人:“张总,你来了。”
“恩。”
张继科收回目光,微微颔首。
见这场面,大家心里都有底了。
尤其是有些女明星们,眼睛亮的跟灯泡似的。
马龙秒懂,好笑地别过头跟许昕咬耳朵:“他有跟你说他接手了三创吗?”
许昕点头。
“你们都瞒着我,想干嘛?”
“他说要给你个惊喜。听说是他老爸突发奇想把三创收购了扔给他,说什么在逆境中才能成长。我看就是他在总公司什么纰漏都没出,他爸不高兴了呢。”
的确是张爸爸的风格。
马龙走神了一下,想起电话里的谈话,眼底浮现一丝笑意。
嘿,就说他怎么会夸别人呢,怪不得,这个自恋的家伙。
张继科接手张家的事业已经三年多了,张家的产业主要集中在饮食、酒店等方面,原本在娱乐圈涉及不多,现在应该是要伸手进来的意思了。
“张总真是年轻有为啊。”国胖娱乐的总裁刘国梁想将张继科引到他们那桌去,张继科被一大堆灼热的视线看的十分不舒服,干脆地摆摆手:“不必,我自己找个座位便好。”然后快步走到马龙身边,盯着许昕,许昕乖乖地滚到离他们最远的位置。
张继科在马龙身边落座,脸色柔和下来。
马龙斜睨他一眼:“呦,装的挺像的。”
“那是那是。”只见从进门开始就绷着一张脸的男人咧开嘴露出得瑟的笑容,愈发耀眼夺目。
马龙也笑了:“作为瞒着我的惩罚,帮我拿吃的东西去。”
“好。”张继科起身,一抬头就看好多人都盯着这边眼睛发直,他扭头看马龙依然挂在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开心,弯腰附在马龙耳边说,“龙,回去再笑,他们都看你,我不高兴。”满意地看见马龙收回笑容,他才大步流星地走向放食物的地方,娴熟地挑挑拣拣装了两大碗。有人惊讶地发现里面有不少都是马龙公开的信息中爱吃的食物。
马龙耳尖被张继科呼出的灼热气息弄红了,抬手无奈地搓了几下。
真是,话说的那么暧昧做什么。
心里腹诽着,眼角却带上一丝笑意。
张继科把两个大碗放在一边,刚要拿自己的食物时,旁边凑过来一个人。
这人是刘国梁。
国胖娱乐在媒体那有很强的影响力,还是得跟他搞好一下关系的。
“刘总。”
刘国梁笑笑:“张总,太明显了哟。”
刘国梁是刚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的。
他跟张家这个继承人是打过几次交道的,张继科给他的印象就是一不苟言笑、手段强硬的铁腕领袖,是他非常欣赏的一个后辈。
不过张继科也是个奇怪的人,传闻他经常换女朋友,可是没人成功爬过他的床,有个女明星下了药,结果直接
被扔出去。
追到就分手的那种。
真是奇怪的人。
不过今天这一幕倒是让他长见识了。这人竟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看来是动真心了啊。
“明显什么?”
刘国梁以为他在装傻,继续笑笑:“张好眼光。”
张继科一脸懵逼。
这人好奇怪,他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这马龙可是圈里出了名的高岭之花,洁身自好,还有许家护着他,张总竟然能把他追到手,真是厉害。”
张继科终于听懂了。
敢情刘总是以为龙是他追着好玩的那群人中的一个啊,他张嘴刚想反驳,却见刘国梁眯着眼睛说道:“没想到你也会动真心啊,对他那么殷勤,啧。”
张继科木然:“……刘总误会了,我们只是好兄弟。”
刘国梁摆手:“行了,不用跟我解释了,我知道你不承认是不想让他事业受阻,我很欣赏你,我们也算有缘分,我会帮你打点一下。”
“……真的,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好兄弟。”
“竹马竹马啊……”刘国梁表情古怪,“好吧好吧,是我误会了。”
张继科:“那刘总,你亲口说的,记得打点一下。”
“……好好好。”刘国梁转身回座位。
啊?他可是号称娱乐圈的金牌红娘,竟然会看走眼!
……算了算了,大概竹马竹马就是有这么好的……友情吧?
3
许昕一脸哀怨地看着对面的两人时而说说笑笑,时而夹东西给对方吃,简直亮瞎狗眼,简直丧心病狂,简直......十分可恶!不过他环视周围,看见大家都是一副难言的表情,瞬间平衡了。
独悲悲不如众悲悲嘛。
竟然有一个人凑了过来破坏这一美景。
麻痹干得好呀!
方博星星眼地凑到偶像身边,正打算搭讪,就看见对面那个许家少爷笑得一脸邪恶。他鄙夷地皱皱鼻子,毫不客气地送给许昕一个白眼,然后继续往偶像身边凑。
许昕笑脸一僵。
卧槽,你小子是那条道上的敢对本少爷这么不礼貌!你可知道在我有生之年就只有我爸我妈我姐我叔我姨我爷爷我奶奶我大伯我二伯我大伯母我二伯母师兄张继科这么对过我,你敢!!!
......小许同学,你这有生之年活得可真不容易。
“你是?”张继科看着一个少年鬼鬼祟祟地凑近马龙,顿时警惕了。
“我我我......”完全没有刚才对许昕的不客气,方博笑得腼腆,“龙队龙队,我是你的粉丝,你演的戏唱的歌我都看过听过好几遍的,你好厉害啊!”
原来是粉丝啊。张继科悄悄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是刺客啥的呢。
......最近武侠小说看多了。
嘿,粉丝!张继科又一口气提上来。
麻痹他前几天刚看到一个新闻说一个明星和自己的粉丝在一起了!要是个美女还好......呸!哪有女人能配得上龙呢!更别提这还是个男的!
方博茫然,不明白偶像旁边那个男人干嘛突然用凶巴巴的眼神看他。刚才伯父旁边的明星都在说这个男人是马龙的金主,他真想呸他们一脸。
哼,他家偶像才不是那种人呢!
所以他看这个给偶像带来不好影响到男人是越看越不爽。
TAT这个男的眼神好可怕,不敢瞪他了......
许昕看着那个臭小子脸上神色变幻莫测,突然眼神变得湿漉漉的,活像只小狗,竟有几分可爱,心中猛地一跳。他回过神来,也没当回事。
“你好,很高兴你喜欢我的作品。”马龙笑得眉眼弯弯,哈哈,他最喜欢夸他作品的粉丝了。他才不是只靠脸吃饭的呢!
张继科越发警惕。
方博顾不上欣赏偶像难得的笑容,被张继科的恐怖气场吓得欲哭无泪,还好这时刘国梁过来了,他拍拍方博的肩膀介绍道:“这是我的侄子,他很崇拜马龙先生的。”
张继科立马露出自豪的表情。
啊哈哈哈,那当然,龙就是这么讨人喜欢。
马龙瞅瞅张继科的笑容,嘴角情不自禁地就弯了起来——简称傻笑。
刘国梁狐疑地看着这两个人。
这不科学,简直不科学。
说好的不是恋人呢?为什么我总是看到这两人待在一起时背景自带粉红泡泡?
老了老了,真是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懂了呀。
刘国梁冲他们笑笑,把方博推到许昕身边的空位,扔下一句:“博儿你好好玩,就是别去当电灯泡啦!”
方博秒懂,瞅瞅对面的两人,一脸纠结。
许昕扶额。
天哪,连刚接触一会儿的陌生人都看出来猫腻了,张继科得是神经多粗才觉得他只是单纯地把师兄当兄弟。
尼玛我也是你兄弟啊,你不怼我就是很好很好了......
人和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饭桌上多了一个人,就是又多了一只单身狗和许昕并肩作战。
方博一边啃西瓜一边盯着对面的偶像和那个男的,啃了一会儿,他随手捅了捅许昕的胳膊肘,压低声音问道:“那男的谁?”
许昕惊奇:“嘿,你竟然不知道他,张氏的掌权人啊,张氏你总该知道了吧?”
“恩恩,知道,他们酒店的东西都好好吃。”方博顿时双眼放光,“我最喜欢那个......”
眼看快跑题了,许昕无语地拉了回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哦哦,对,话说他们是什么关系啊
?”
“竹马竹马呀,我也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呢。”许昕自豪地说。
方博狐疑地看着他:“你,确定?”
许昕炸毛:“干嘛,你觉得我不配和他们一起长大啊!”
方博咽了口口水,迅速把点头的动作改为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看气氛不太对呀,那男的好像对你不太友好呀。”
兄弟,你真相了。
许昕瞬间泪流满面:“终于有人懂我的痛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戴这么深的眼睛吗?还不是被他俩给闪瞎的!”
“他们......真的是一对?”
“现在不是。”
“现在不是?所以以后是?”方博开始打砂锅。
许昕斜眼看他:“干嘛要跟你说?如果我没记错,你伯父那可是和媒体关系很好呀。”
“放心啦!我伯父很欣赏那男的,不会把他怎么样。我伯父还是很有义气的!虽然吧我不喜欢那人。”方博边说着便带上不屑的神情,完全忘了刚才是“那男的”把他瞪得汗涔涔的。
许昕笑了:“我当然相信刘总的人品,毕竟打过交道。逗你玩的嘛。不过,他欣赏张继科什么了?”
方博掰着手指头:“恩,年轻有为,成熟稳重,手腕强硬,办事干净利落,之类之类的。”
“......”许昕听得木然。
虽然,张继科平时确实是这样的。
然而。
“你觉得,你叔叔说的对吗?”许昕指了指对面的人。
方博默默扭头。
“我跟你说他其实就是个闷骚啊,一跟你偶像待在一起就暴露本性了,看他牙齿是不是很白?形象啊形象啊?这种人到底哪里值得那么多美女前仆后继地......”许昕正说在兴头上,张继科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立马怂了,声音戛然而止。
“说人坏话的时候小点声。”张继科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扭头秒变脸,“我跟你说啊龙,我上次看见一个员工被他男朋友求婚了,就在公司门口!简直虐狗!”
“真好。”马龙眼里有些憧憬,看着张继科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你也不小了吧,该成家了。”
张继科脸一苦:“龙啊,求别说,我在家听够了!”
“真的没成家的打算吗?”
“我相信,总会遇到对的人的!”
马龙心里五味杂陈。
继科儿,当你遇到对的人时,我又该怎么办?
我承认我自私,我不愿你遇到对的人。
4
那天的宴会全程直播,直播结束后马龙和张继科一起上了热门。
马龙的黑粉赶紧兴致勃勃地出来蹦跶:“嘿,我以前说他背后有人你们还不信?说好的高岭之花呢,打脸了吧?”
马龙的粉丝炸了,和黑粉们吵了起来。
许昕赶紧出来啪啪打脸回去。
许x昕:张继科马龙相视而笑jpg.我默默拿出墨镜带上,呵呵,毕竟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你们能体会我从一个小屁孩开始就要被秀一脸的感受吗?@captain龙@张继科
评论炸了。
“看吧人家认识多少年了??你们还好意思说张继科是龙队的金主??”
“同情大蟒噢竟然随身戴墨镜!”
“龙龙笑得好甜!!我几乎没看到过他在公开场合笑得那么好看!!晕过去了!”
“哇哦,就我发现那个张总长得好帅好man吗??和龙龙简直配一脸啊啊啊啊。”
“怎么办我感觉我要入新坑了呢??”
“一起一起!!”
马龙翻看着那些风向越来越歪的评论,恋恋不舍地放下手机后才惊觉自己的嘴角一直是微翘着的。
……马龙,你真是没救了。
5
“龙,晚上一起吃饭吧,我们好久没聚聚了。”
耳畔低沉的声音带上些委屈,让马龙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
“等等,我看看行程表。”他打开笔记本,目光陡然一凝。
唔,晚上有个宴会。不过也不是特别重要。
“怎样怎样?”
“恩,去哪吃?”
“你来我家吧,我做红烧肉给你吃。
“行行行,我一定早点去。”马龙一边擦口水一边回答,内心的小人儿在欢快地蹦跶着。
要见到继科儿了呢,开心。
6
“龙,你干脆来我公司吧。”
马龙啃着鸡腿抬眼看他:“前几天不是说过这事了么。”
“违约金我们平分吧,你来吧来吧。”
“......”马龙沉思片刻,放下鸡腿,优雅地用纸巾擦手。张继科不自觉被他的动作带走了注意力,就看着洁白的纸巾擦过每一根手指,晕出淡黄色的油渍,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微微弓着,在灯光下折射出莹白的光芒,如同上好的陶瓷所制。
看着看着,他偷偷咽了口口水。
龙的手真的比女的还好看。
“看在你那么想我去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马龙低着头擦擦擦,努力压下弯起的嘴角。
继科儿死命邀请我去他公司,我才没高兴呢,嘿嘿。
张继科眼睛一亮,笑出满脸褶子,顺手拿起马龙还没吃完的鸡腿啃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在通讯录里找到白芷的号码打过去。
“白芷。说话可得算话。”
“......你说动我偶像来你公司了?!”
“是呀,我可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才说服龙来的,怎样,现在答应和我交往了吧?”张继科得瑟地说道。
马龙拿着勺子往嘴里送汤的动作在听到这话后倏得僵住了,心里隐隐的猜测让嘴角的笑容淡去,他静静地看着眉飞色舞的张继科,只觉得刚才高兴得恨不得去楼下跑上十圈的自己简直是宇宙无敌大傻逼。
张继科得到白芷的回复后啪得挂了电话,高兴地举起手机朝好友炫耀:“龙你看,连白家那颗石头都拜倒在我的......”说着说着他声音就低了下去。
马龙眼睛红得吓人,见他不说话了,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原来一掷千金是为了博美人一笑啊。”
张继科隐约意识到好友是因被自己利用而不满了,连忙讨好地凑过去:“也不全是,你来我这我就能经常见到你了嘛。”
若是刚才马龙听到这话一定是会高兴得晕头转向,可是有了那一出,他直接把这话当成哄自己的敷衍之词。
“我吃饱了,先回去了,明天还有工作。”他放下被自己捏得快变形的勺子,起身,微笑,告别。
张继科有点懵了,他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马龙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才意识到这人是真的生气了。
天,他们已经十几年没闹过别扭了。
意识到这点,张继科慌了,急忙追上去。
所幸马龙只是坐在车里还没离开,张继科弯腰敲了敲窗户,里面没动静,又敲了敲,窗户降下来,他欣喜地扑过去,却得到里面人冷冽的目光和一个滚字。
他登时傻了,也有一点点委屈。
他刚才说的是真的呀。
最近龙越来越忙,他好几次约他吃饭都被拒绝了。他想着邀请龙来自己的公司,一方面是可以经常见到龙,另一方面也有权力可以稍微减轻龙的工作量,想来龙也是不喜欢接那些娱乐节目的,再有,也能顺便把到一个高岭之花。
龙一向很大方的,他到底在气什么?
张继科百思不得其解。
7
从初中开始,张继科就乐衷于征服各种美女。
后来马龙发现了自己的心思,对于这些行为自然是生气的。
张继科虽然不明白他在气什么,但还是认真地跟他解释,说只是好玩而已,并没有真的喜欢谁。
自那以后,马龙就是心里不舒服,也不会跟张继科闹别扭,他怕太明显让那人发现自己的心思,那时恐怕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忍了十几年,今天却忍不下去了。
张继科竟然利用自己来撩妹,这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可他是愤怒,却不是对张继科,而是对自己。
其实他大概知道,正常的好友之间帮这点忙不算什么。
问题在自己。
继科儿是没错的。
马龙眼眶有点发酸,转头透过窗玻璃看见张继科哭丧着一张脸,默默地开车走了。
张继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车的一溜儿青烟。他当然不可能像电视里做的那样去追车,只好打电话给马龙的新助理方博让他去看看马龙。
他是想亲自去,无奈想到马龙正在气头上,估计看见他会更火,只好作罢。
挂断电话后,许昕的电话就来了,他的语气不太好。
“师兄刚才打电话跟我说要签到你公司去,我听出来他心情很糟糕,你干了什么?”
张继科像找到一根稻草一样把刚才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龙为什么那么生气……操,我现在后悔死了……”
“我记得你们上一次吵架还是在小学?
张继科听得心更塞了:“没叫你来打击我!说正经的啊!”
“......原因吧我大概知道......”许昕皱着一张俊脸,“但我不能和你说。师兄知道我跟你说了会生气的。”
“是不是兄弟!我保证不让他知道你跟我说过!”张继科快急疯了。
“不行不行,这真不行,这事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必须保密。反正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然后许昕就挂了电话。
张继科听着耳边嘟嘟的声音,有种想把许昕撕了的冲动。
接下来几个星期,张继科和马龙失去了联系。马龙根本不肯接他的电话,方博也是无奈地告诉他偶像说的“张继科来电话就说我不在”。
几天后他出差,却在回来后得知马龙专门挑他不在的时候去公司签约,刘董事长亲自接待,没禀报他就签了。
听说违约金也是马龙自己付的。
于是张继科就更加惆怅了。
这种惆怅在看见网上新闻的头条时瞬间转变为了愤怒。
那是一则附有照片的新闻,两个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人坐在咖啡厅的窗边谈笑风生,画面十分美好。
一个是白芷,另一个......竟是他牵肠挂肚了好几个星期的马龙。
马龙嘴角挂着恬静的笑容,静静地凝视着对面笑得无比明媚的女孩,眼神要多深情有多深情。
龙竟然对别人笑得那么好看!!!那女的哪里好了!那么丑!身材烂!哪里配得上他家龙!
张继科气得七窍生烟,心里酸溜溜的十分不是滋味,完全忘记那“又丑身材又烂”的女孩是他追了好久的白家千金,还是他现在名义上的女朋友。更让他火大的是新闻的标题:“马影帝毁约跳槽,竟是为美人一掷千金”。
卧槽槽槽!
胡说八道!
龙明明是为了我才跳槽的!
张继科紧盯着照片里的马龙,抬手细细地描摹他柔和的轮廓,渐渐平静下来,心里的想念却如浪潮般一阵阵翻涌上来。
他都好久没见过龙了。
龙不肯见他,却有时间见那女的。
他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吗?
他到底在气什......
张继科描摹的动作倏得僵住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是了,马龙好像是在他说追到白家那块石头的时候生气了。
所以,其实马龙是在气他和白芷交往?
再联系今天的新闻。
所以龙是因为喜欢白芷,而白芷被他抢走了所以才生他的气吗?
张继科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对了。
本来找到龙生气的原因他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说不定他把白芷还给龙就能和他和好了,这不是很好嘛。反正他也没多喜欢白芷。
可他为什么还是有点难过?
马龙竟然有喜欢的人了......
他用脚趾头都想得到龙那种性格是很难动心的,可一旦动心一定是一心一意特专情那种。
被他爱上的人该是多么幸福。
白芷何德何能?
龙竟然为她和自己吵架。
十几年的友谊还比不上一个女的!
张继科越想越委屈,掏出手机就给马龙发了条短信。
8
马龙收到张继科的短信时正在片场休息。
专属张继科的铃声响起,他的身体比思想快了一步,扑到桌子上划开屏幕。
然后他就愣住了。
“重!色!轻!友!”
马龙懵了。
这什么意思?
这时许昕拿着手机走过来给他看,是他和白芷的新闻。
许昕无奈地看他:“我知道你是故意想刺激他。要不然以你的警惕性怎么会让狗仔拍得那么清楚?在感情这方面师兄你也是蠢。”
马龙没反驳,默默地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许昕。
许昕扫了一眼,表情有点古怪。
“他什么意思?”马龙茫然地问。
“……真是成双成对的蠢,你们不在一起还要去祸害别人啊……”许昕扶额,“我估计他是以为你喜欢白芷,所以他和白芷交往惹你生气了。”
马龙呆了一下,迟疑着说:“那他会不会……有一点点……”吃醋呢……
话还没说完,他的神色又黯淡下来,“算了,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这时张继科的短信又来了。
“你现在是我公司的艺人!我警告你不许谈恋爱!那臭丫头有什么好的!不许喜欢她!我马上和她分手!你不许去找她!”
马龙看着短信,痴痴地笑起来了。
继科儿到底是在乎自己的吧。
其实他是有一点点喜欢自己的吧?
许昕默默地看着在傻笑的师兄,深深觉得自己是在白操心。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是情趣,他一个外人去掺合什么。
还是去找方博玩耍吧……

9
张继科来探班的时候看见马龙穿着大红色的喜袍。
明艳的红色衬得他肤色愈发白皙,眉目像用水墨勾勒出来一般淡雅。他抬手抚上对面女子的脸颊,嘴角漾出柔和的笑。
张继科心跳快了几分。
看着这人怎么看怎么好看。
就是想把那女的推开。
“卡!”邱导演气急败坏地跺脚,“马龙你怎么回事呢?”
张继科这就不开心了。
“他演的不挺好的么!”
马龙听到熟悉的声音,条件反射地把贴上女主脸颊的手放下。
“好好好个屁!这一幕拍了几遍了!之前的不是演的很好吗!要你演个深情的表情怎么就是不开窍呢!”
张继科懒得看吹胡子瞪眼的邱导,上前去拉马龙:“邱导,我带他去休息
会儿。”
邱导悲愤:“张家的臭小子真是没大没小!带你家那只快滚滚滚!”
你家那只?
两人脚步俱是一顿,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走向化妆间。
马龙一进化妆间就挣开张继科的大手,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张继科刚想作势发怒一下,却看见马龙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不由心花怒放什么都忘记了,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坐在马龙旁边。
“龙哥你不生气了就好!”
马龙笑得愈发灿烂:“你真的和白芷分手了?”
张继科急忙点头,点到一半脸色突然黑了下来:“你问这个干嘛?都警告你不许去找那女的了!”
马龙摇摇头:“想什么呢,我对她没意思。”
“那你为什么生气?”
马龙一直笑着没说话。
他就乐他的,反正再过一会儿张继科又会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他们只是朋友。
而已。
这事在过去十几年里发生过无数次了。
谁叫暗恋一个人就是这么患得患失,爱想七想八。
他不是不累,只是放不下。
天知道他是最讨厌麻烦的人了。
在他莫名其妙背上这个包裹时,他享受却也讨厌这种感觉,单方面的感情其实是个累赘的。
可他想扔却扔不掉。
“……不说就算了。”张继科哀怨地转移话题,“邱导说你拍不出深情的表情,状态不好吗?”
“我又不喜欢那女的,演不出来。”
“你以前不是也有演过这种的么?”
“……最近心事多吧,好像遇到瓶颈了。”
张继科眼睛一亮,兴奋地搓搓手:“那来吧来吧!我们来对戏!以前你遇到瓶颈的时候不都是我帮你过去的么!”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们也没对过这种戏啊……以前把对面的人在心里换成继科就行了……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不管用了……要不然哪会在这里卡掉……马龙在心里叫苦不迭,要他对着真人做出深情的表情,想想心肝都在颤!要是太真实了被他发现咋办……
马龙迟疑着,又想到自己的瓶颈期,想到邱导狰狞的面孔,只好答应了。
他扔给张继科剧本。
张继科看了几遍就记住了,把剧本扔到一边就走到马龙面前,低头凝视他。
“……”马龙略哀伤。
剧本里是女主抬头望着他。
可是谁叫他比继科矮了几厘米呢。
也就是在心里刷了几页屏,马龙很快收敛情绪,浑身气质一变,便是那个爱而不得的太子。
他抚上对面人的脸颊,轻轻摩挲,像是在触碰易碎的泡沫。
他怕眼前的一切是个梦,稍一用力就醒了。
“芝芸,你恨不恨我?”
张继科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你是太子啊,想要谁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么?”
马龙指尖微微颤抖起来,声音沙哑,完全没有平日里的运筹帷幄:“为什么?为什么你始终不愿意看我一眼?我就那么……让你憎恶吗……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人,我真的很想和你成为一对夫妻,举案齐眉,白头偕老……为你我可以不纳任何妾,即使登上皇位后宫也只有你一人,你懂我的心意了吗?”
看着眼前孤傲的太子眼神痛苦绝望,张继科脸上有一丝动容,他静静地闭上眼睛:“太子殿下,民女能得到您的厚爱已是三生有幸,只是民女已有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只怕心是容不下第二人了……”
“即使他已娶妻?”太子的眼眸暗沉下来。
“即使他已娶妻。”
坚定的语气使太子彻底崩溃了,他的眼睛变成可怖的猩红。
马龙一把把张继科压倒在沙发上,喘着粗气不着章法地撕扯张继科的衣服。
张继科今天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衫,就是马龙再“不着章法”地扯衣服,凭那蛮力,愣是将他身上的衣服扒开,露出结实的胸膛。
当马龙感受到手下紧致的肌肉时,他僵住了,头顶开始冒烟。
张继科倒没什么感觉,毕竟平时没少这样玩闹过。他伸手戳戳身上的人,
“继续啊,怎么了。”
马龙默默地从他身上爬起来,蹲到墙角:“你等等,让我冷静一会儿。”
张继科纳闷地边系扣子边瞅他。
老师说过,演员不能被个人感情影响了演戏。
马龙想着老师的话,眼神慢慢坚定起来。
“来吧。”
马龙把张继科压到沙发上,像他曾经拍过的那些床戏一样折腾起来。
太子为了心上人守身如玉,至今不知人事,但还是见过猪跑的,毕竟宫里那么多腌臜事。他伸手探入张继科的衬衫里,从背脊上游离到前胸,火热的气息断断续续地喷在张继科身上。
这回轮到张继科僵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马龙的抚摸下,他的体温好像升高了,心脏也跳的越来越快,几乎快蹦到嗓子眼。
“怎样,他有没有这样对过你?”
这时张继科本该露出屈辱的表情,但他走神了。
太子兀自想象两行清泪从心上人的脸颊淌过,停下动作,趴在身下人的心口上,表情痛苦:“芝芸……你到底有没有心……还是你的心全给了他……再也容不得旁人?”
“……没有,我的心全给了你了。”张继科脱口而出。
两人俱是一愣,气氛谜一般尴尬。
“你......”
张继科立马打断马龙出口的话,讪笑:“啊哈哈哈哈,我刚才在想别的事情,抱歉,走神了。”
“你在想你哪个情人呢?”马龙没好气地问。
张继科一脸委屈,说话却有一点点心虚:“没有啊,我和你待在一起的时候哪会去想其他人,我在想工作上的事情,刚才是条件反射罢了。”
马龙拧了把张继科的耳朵,瞪着他说:“滚蛋,不要用这种哄你那些小情人的语气跟我说话。”
张继科被他瞪得心神一荡。
马龙愤懑的表情慢慢凝固,他不可思议地爬起来低头看:“......”
张继科坐起来也低头看:“......”他猛地抬头,无声地呐喊着“麻痹龙哥听我解释!”
马龙的脸颊漫上一层薄红,一直蔓延到脖子,眼珠子出奇地黑,他看向张继科,心跳如鼓。
张继科无声的呐喊就这么被扼杀在摇篮里,他呆呆地看着龙红着脸的美景,方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跳瞬间又开始作死,一种他说不上来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我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没有自己解决,可能、可能是太久没解决了,我、我......反正这是个意外!”张继科举手发誓。卧槽,要是龙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绮念不敢跟他做朋友了怎么办?
心里却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反驳道:你都对他有反应了你还不是对他有绮念?以前有那么多女人想爬你的床不都被你推得远远的?你敢说他不是你第一个有感觉的人?
又有一个声音心虚地说道:可是可是,龙是你兄弟啊,兄弟之妻尚不可欺,何况兄弟?
张继科头疼地拧起眉。
现在关键的问题不是这个呀,是怎样让龙相信他的借口。
马龙现在晕乎乎的。
他本能地感到惊喜,又对自己的惊喜感到不安。

你没看错,还没完结。

评论(10)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