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歌

你发愿我便敢奉

【獒龙】每次打架都要被辣眼睛(?)

(伪)堕天使x炽天使
只是看中翅膀而已。
ooc怪我。

“呦张统帅,你哪来的这么个好货色,啧啧啧啧,肤白貌美,当真极品。”刀疤脸拎着酒壶饶有兴致地舔了舔嘴唇,浑浊的眼睛里掠过不怀好意的光,作势要去拉马龙的衣袖,“这样貌好,气质可真是绝佳,简直像个……天使呢。”
张继科心头一紧,冷着脸拍开他的手:“警告你,别动我的人。”
“不过是个玩物罢了,张统帅何必那么在意?”刀疤脸不甚在意地收回手,大笑起来,突然猛地把酒壶摔在地上,转眼脸上已换上阴冷的神色,“狗屁天使!老子最烦那些天使了!当真以为他们比我们高了一个等级?我呸!一个个虚伪得不行,叫我当我还不稀罕呢!”
张继科沉默地看着刀疤脸撒野,在背后悄悄握住马龙的手,缓缓开口道:“就是玩物,那也是我的东西,轮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你可得记住我是你的上司,你还没资格对我大呼小叫的!”
刀疤脸安静下来,看着马龙轻蔑地笑起来:“嘿,张大统帅,我还没那个胆子跟你发脾气呢。我这就是有个疑问呀……我怎么看,你身边这位就怎么像天使呢?”
“呵,我不就是看中他这点才把他要过来的么。”
“不不不不,这种事情我可比你熟悉,我在地狱见过那么多男男女女,还是分得清虚伪的清高和真正的出尘的。嘿,不会,这位就是个天使吧?这样的话,您可是有通敌的嫌疑喽!”
张继科皱起眉头,竟有些分不清他是在发酒疯还是在装疯卖傻,但无论如何,总是不能让马龙的身份在这里暴露的,那样不仅马龙会遭到堕天使和恶魔的围攻,他也会前功尽弃。
“放肆!”张继科低吼,“谁给你的胆子污蔑长官?他只是一个玩物,怎么会是那群高高在上的天使,你看仔细点儿!难道要我让他把翅膀给你看?”
“不敢不敢,时代在进步,翅膀能说明什么?既然您说他是一个玩物,那不如就给我长长见识呗,那群天使可是不会容忍我们这些肮脏的生物玩弄他们的呀。”刀疤脸眯着眼睛,随手拉过一个浓妆艳抹的男孩按进怀里上下其手,得意地斜睨着张继科,“喏,就像这样。”
“我凭什么要听你……”张继科话还没说完,手指被马龙的小拇指勾了勾。他有些茫然地看向马龙,却被毫无防备地勾住脖子。
刚想把靠近的人推开,却发现鼻尖萦绕着熟悉的气息,他下意识地收回了攻击的动作。
马龙的手臂牢牢地锁住张继科的脖子,笑吟吟地看着他,又凑近了些,温热的气息暖暖地扑在张继科脸颊上。
张继科已然僵成了一块石头。
太近了,太近了。
“继科儿,按他们说的办吧。”马龙低声说。
张继科瞪大眼睛,还是慢慢地点了点头。他看到对面的刀疤脸把手从男孩的下摆探入,似乎沿着脊背在慢慢攀升。
刀疤脸猛地低下头咬住男孩的胸膛,男孩闷哼一声,双手揉紧了刀疤脸的脖子,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卧槽。
此刻张继科的内心是崩溃的。
自打来地狱以来,他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大尺度的场面上演,早已心如止水,但今天却像个情窦初开刚看成人片的少年一样喉咙干哑脸上发烫,尤其是脖子上被马龙触碰的那块皮肤更是烧得慌。
“你怂什么?”马龙在他耳边轻笑。
张继科听这话就不开心了,脑子一抽,吻了上去。
马龙被惊到了,一动不动地任他亲,反应过来后也反击回去。两人像野兽一样互相撕咬着,后来倒不像是吻了,但却仍然充满缠绵的意味。
周围的人早已看呆了。
地狱里早已不讲情情爱爱很多年了,不就是看上谁就和谁约呗,在这个充满粗暴和肉欲的地方,难得出现如此美好的场景。
令他们突然对光明产生了一点点向往。
只是张继科始终没敢把手伸进马龙的衣服里。
马龙微喘着气掐了张继科一把:“够了。”
张继科听话地停下来,鼻尖抵着马龙的额头,低低地喘着气,这时才发现心跳已经狂乱得毫无章法。

____________
这是最初想到的脑洞,前文的衔接卡得实在写不出来了,只好先写这个。
就是继科去地狱当卧底啦,马龙去找他,结果被竞争对手的下属找茬。
😣叹气。
当个段子看吧。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