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与

你发愿我便敢奉

【獒龙】神笔马龙(中)

7
马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脑海里迅速回忆起以前看过的鬼故事,内心是崩溃的。
“你你你你谁?”马龙颤抖着声音问。
张继科轻笑着把怀中抖成筛子的人转过来:“不是你把我画出来的吗?不认识我了啊。”
马龙看清他的模样,愣住了。
“是你……”
“是我。”
马龙平静了下来,也不害怕了:“你怎么会被我画出来?”
“大概是因为……我不是人?”
马龙倒吸了口冷气。
“诶诶别抖了,我不是鬼,我是笔灵。”张继科无奈地摸摸他的脑袋,“胆子这么小,还敢去招惹那些人。”
马龙下意识地看向桌子,发现那支神奇的画笔不见了。
但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你真是那根笔?”
“确切来说,它是我的载体,我是被它孕育出来的。简单来说,它是我,我是它。”
“那你怎么变成人了?”
“我一直都可以以魂体的形式出现,但我怕吓到你,只是在晚上出来。我现在真正拥有实体了,多亏你了。”
“原来不是幻觉啊……”马龙说,“可你不觉得晚上出来更吓人?我好几次看到你了,还以为是做梦。”
张继科突然笑了:“主人,你刚才为什么在画我?”
马龙愣了一下,耳朵慢慢红了。
“呃,我就是,觉得这人长得挺好看的,随便画画。”
张继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把他拉到床边。
马龙傻愣愣地任由他摆布,乖乖地躺在床上,拉好被子,懵懵地盯着张继科。
“睡吧。”张继科吹灭了蜡烛,“明天带着我,我陪你过去。”
马龙乖巧地点点头。
张继科俯下身,在马龙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桃花眼里满是烂漫的星光。
“我会保护好你的,不必担心。”
8
第二天马龙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张继科的身影,有些不安。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出现幻觉了。
可是如果是幻觉……那未免也太过逼真了吧。
想到昨晚那个蜻蜓点水般的吻,马龙感觉额头又烫了起来。
突然他看见那支画笔自己直愣愣地竖起来,在纸上方扭来扭去。
马龙凑近一看,是几行字。
“人形不方便,我先用原形,带我去。”
马龙心里暖乎乎的,嘴角不自觉地咧开,小心翼翼的把画笔揣进怀里。
他走到大厅,看到已经在等候的一双爹娘。
“龙儿……真的要去吗?”
“嗯,反正也要被抓走,还不如自己去。”马龙上前抱住娘亲,“娘,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爹,照顾好小弟。”
“龙儿,你……忍着点吧,就……顺着他们点吧……保命要紧……”
马龙摇头,斩钉截铁地说:“爹,我死也不会把这支画笔交到他们手上,要不我昨天也不会那么做,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只是……”马龙的声音低了下来,“我担心你们会被殃及……”
冷静下来,他才发觉昨天还是太冲动了点。
马龙的娘亲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年幼的小弟不知所措地抓着哥哥的袖子。
“娘,放心吧,我会平安的。”
他说了,会保护我的。
我相信他。
9
县令见他乖乖过来,还以为他打算把画笔献上来,结果好说歹说,威逼利诱,马龙还是不可能交出画笔。
县令气得牙痒痒,一挥手,把马龙关进大牢里。
【傍晚,雪纷纷扬扬地落着,地上已经积起了厚厚一层。县令想,马龙这一下不是饿死,也准冻死了。他走过马厩门口,只见门缝里透出红红的亮光,还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他觉得奇怪,凑近眼去,往门缝里一张,啊!
马龙不但没有死,而且还烧起了一个大火炉,一面烤着火,一面正吃着热烘烘的饼子呢!
县令知道,这火炉和饼子,一定是马龙用神笔画的,就气呼呼地去叫手下来,要他们把马龙杀死,夺下那支神笔。
十多个凶猛的捕头,冲进了牢房,却不见马龙,只见墙壁上,靠着一架梯子。马龙趁着天黑,攀上这梯子,从天窗钻出去逃走了。县令急忙攀上梯子去追,没爬上三步,就摔下来了。原来,这梯是马龙用神笔画的。

马龙目光沉静,一边加快脚上的步伐一边在空中画出骏马的轮廓。
突然手上一空,张继科出现了。
他一把捞起马龙跳到马背上,一手环抱着马龙,一手画出一个马鞭子驱赶骏马。
马龙这才放松下来。
他微微仰着脸,看着张继科沉静的神情,心中从未有过的安宁。

————————
这篇写的好卡,继科的戏份还那么少,郁闷,没谈过恋爱啊写不出那种甜甜的感觉,好气。
注:【……】里的内容是神笔马良的原文,其实我觉得你们可以直接当神话看了……感情戏那么少……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