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歌

你发愿我便敢奉

😣
🙏🙏🙏☀☀☀
虽然知道他们有如今这样的成就,付出身体健康的代价不会小,可还是心疼。

昨天隔壁班转来一个河北的学生,,,,因为在我们这高考比较有优势,,,😓😒
听说蛮厉害的,看来常年高处不胜寒的第一名同学要有对手了😱
我是福建的😳😳

今天期末考,看到作文题目时瞬间在脑子里写了八百字同人文……然后……没敢…唉唉唉,太怂了。

啊啊啊啊啊我写的通篇都是国乒的作文被老师念了!!!在全班面前!!(虽然是因为没做语文作业被罚写的作文,全国二卷的那篇但这并不重要!!!)感觉跟做梦似的嘤嘤嘤

昨晚十一点一直到现在,才刚碰到手机。今天一直在想他们,一边觉得热血、痛快,一边又担心着不安着。中午开电视时守着新闻,终于看到他们,然后我被气炸了。
什么叫他们不爱国,只重视个人主义,对他们很失望??
现在只记得这些内容了,当时一边听一边冷笑。
非常担心现在的处境,赶紧打电话问我妈手机在哪,她跟我说在她那边。
我顿时眼泪就下来了。
但刚才登了lof后,我真的……感到,很美好。
嗯,很美好。
现在除了尽微薄之力去投诉,能做的也只有相信他们了。
为什么会怀疑这么好的人呢?因为没认真喜欢过吧。

你们怎么这么好?
这几天的憋屈一瞬间就没了,你们怎么这么好!!

虽然没有早些认识你们,但我想用余生看着你们。

反正不管路人怎么说,我都可以骄傲地说

我喜欢张继科,因为他特别特别好。

我刚看了几分钟就赢了??
太帅了~~

“继科吃点早饭再去跑步吧!”

张继科拎着书包跳着单脚穿鞋子,扔给母亲一句“不用了”就急急忙忙出了门。他三步并作两步跳下台阶,总算是跑到一楼的大门口,踮起脚尖往隔壁的那栋楼口使劲瞧,看到一个橘色的小小身影时才松了口气。

还好没错过。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迅速靠到一楼那户人家门前打量自己今天的形象,努力地把头上翘起的一根毛掼下,末了,冲镜子拉开一个傻傻的弧度。

张继科盯着那人开始在小区的小道上跑起来,娴熟地拐到他后面,装作漫不经心地超过,回头露出自己练习了好久的笑容:“龙哥,好巧,又遇到你了!”

马龙白净的脸上露出点惊讶的表情:“继科儿,你起这么早,睡不够上课又打瞌睡怎么办?”

张继科脸一黑,咂巴咂巴嘴抱怨:“龙哥谁跟你说这事的?”

“你妈妈呗,她昨天遇到我还问我能不能给你补补课。我说,你都高二了,少让你妈操心。”

张继科心中一喜,强装矜持:“那你有空吗?你愿意来吗?”

“也不是不可以,反正现在放暑假无聊得紧。”

————
这种年下很适合开车吧?
妈的我不会开!!好气呀

口是心非

小号丢了,重发一次

1
张继科从小就看马龙不顺眼。

也许是因为父母总是在他耳边念叨着人马龙有多听话多乖巧,你就不能给我们省点儿心?

每每听到这种话,张继科总是嗤之以鼻的。在他看来,马龙那种循规蹈矩的生活简直无聊透顶,毫无乐趣可言。他也看不惯马龙每次遇到他时脸上漠然的表情,那种眼高于顶的样子,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但后来他才发现马龙只有在面对他时是这副模样,对着别人,笑得可甜了。

也难怪院里那几个性格出了名的日天日地的大孩子都疼他疼的不行,尤其是张继科的表哥陈玘,整天东一个“龙仔”西一个“小龙人儿”地叫唤着,也不嫌腻歪。

综上所述,马龙应该也是不喜欢他的。

张继科下了这么个结论,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两看两相厌,这很好,他就不必为讨厌马龙而感到一丝丝的内疚了。

世间大概再无像他们俩这样的灵魂伴侣了吧。

2
张继科只比马龙大了几个月。

马龙出生的时候他还在摇篮里酣睡。
其实后来有段时间他们的关系是有所缓和的,那时张继科觉着这小孩也不是那么讨人嫌的,刚准备和他处处朋友。

可几天后妈妈突然找他谈话,说马龙是你的灵伴。

张继科愣了一下:“妈,你咋知道?”

“那天你马阿姨生完龙仔就赶紧给我打了电话,说龙仔身上的印记和你的一模一样呢,不过是长的地方不太一样。”

张继科沉默着抬手摩挲着后颈下方的位置,触手是一片平滑的皮肤,可他知道那里有只妖治的青绿色蝴蝶——那是他生来就有的灵伴印记。

所有拥有相同印记的灵魂伴侣都将相识、相知、相爱,最后厮守终生。

这是宿命。

是不是很美好?

可是张继科不信命。

他无法接受自己的余生莫名其妙地和一个人捆绑在一起。

3
马龙知道那个人讨厌他。

一直一直都知道。

讽刺的是他们却是命定的伴侣。

初三的时候,他撞见张继科被他母亲提着耳朵训斥。

“张继科!你干嘛老针对龙仔!你俩可是灵伴,是要以后一起过日子的,你还比他大,你得照顾好他知道不?”

我不需要,我才不需要。

马龙站在角落里想。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张继科不耐烦地应着,余光瞥见马龙,脸色更难看了。

母亲唠叨完就去做饭了,张继科径直走向马龙,语气冲得很:“干嘛,看我挨骂很开心啊。”

马龙顿了一下:“没有。”

“哼,我知道你讨厌我,反正我也讨厌你,反正……那什么灵伴就是唬人的而已,你可别当真。”

“……哦。”

“哦什么?”张继科一看到马龙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孔就来了气,“你干嘛老是跟我没好脸色?我招你惹你了?”

“你不是讨厌我?我为什么非得热脸贴冷屁股?”马龙的声音凉凉的,他突然觉得跟张继科说话真没意思,总是要吵起来。

张继科突然就很想知道马龙最初讨厌他的原因,上前拉住马龙的手腕不肯让他离开:“快说,你怎么讨厌我的?不说别想走。”

“操!”马龙冷静的面孔出现一丝裂缝,难得爆了粗口,“张继科你有病是吧?”

“你才有病!”

“我的确是有病。”马龙咬着后牙槽一字一句地说道。

张继科不明所以,只好拿眼睛干瞪着他。

张继科,我就是脑子有病,才会喜欢上你。

4
马龙在知道他和张继科是灵伴前,就不小心动心了。

他生得白净,性格温顺,讨人喜欢,尤其被大人和老师们疼爱,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他的。

六年级时班里有几个留级的大孩子,平时总是不听老师管教。

有次数学课代表有事没来,托马龙帮他收全班的作业。马龙想既然答应了别人就该做好事情吧,所以他在点了本子发现那几个人没交后直接找了他们。

他们嚣张地嚷嚷着平时课代表都不敢来找他们要作业,你一个帮他收作业的还胆子这么大。

马龙见他们拒不交作业,毫不犹豫地把名单报了上去。

老师也是这时候才知道他们从来都不交作业的,气得直发抖,直接打电话叫家长。

从此,马龙自然就被那几个人记恨上了。

那几个人在他回家的路上堵住了他,想教训他一顿。

马龙再早熟也只是个孩子,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一下子慌了,眼泪不自觉地就在眼眶里打转,可又不敢大声喊叫,只能手无足措地拉着书包带子在原地发抖。

就在这时,张继科出现了,他拎着一块砖头冲过来挡在马龙身前,目光凶狠地瞪着那几个人,像头要吃人的藏獒。

“这是我发小,你们敢动他试试?!”

马龙愣住了。

心里有丝异样的温暖。

他以为他和张继科连朋友都算不上。

从没想到过张继科不仅会出来帮他,还说他们是“发小。”

马龙不抖了。

他觉得自己无比地安全。

张继科威名赫赫,眼下又是这副样子,几个孩子立马怂了,赶紧跑了。

老套的英雄救美,马龙却不争气地动了心。

那时年纪尚小,还不懂得感情为何物,只是现在想来,便是那时埋下的种子吧。

从此便泛滥成灾,一发不可收拾。

5
在那件事之前,尽管朋友圈多有重叠,但马龙和张继科确实是没有什么交情的。

张继科不知道那时为什么脑袋一热就冲了过去,还说了那么蠢的话。

哎,马龙不会以为他自作多情吧?其实他俩根本算不上发小的交情,就是恰好一起长大的罢了。

“诶诶,你别哭了……”张继科这时没空想七想八的了,看着马龙的眼泪一滴滴不值钱似的往下掉,他倒是慌了,手忙脚乱地给他擦眼泪。

“继科儿,谢谢你……”马龙哽咽着说道。

他刚才真是被吓坏了,现在放松下来,就突然抑制不住地想哭。

明明他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张继科心说马龙这小孩可真讨厌,像个姑娘家似的哭哭啼啼的,多大点事儿。

“诶诶祖宗你可别哭了啊……要不人家还以为是我把你欺负了……你再哭我就揍你了啊!”张继科嘴上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更加轻柔。

马龙抽抽噎噎的,终于止住了眼泪。

他想继科儿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他想和继科儿做好朋友。

就像小葡萄和小西红柿一样。

那天他们一起走回了家。
分别时张继科还说要来找他玩。

可是几天后马龙就再也没见过张继科对他笑了。

张继科,是个大骗子。

就因为知道了他俩是灵伴,就不和他玩了。

是不是很过分?

管他的呢。马龙气呼呼地想。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谁怕谁啊。

6
温暖的灯光下,一家三口人围坐在饭桌旁吃饭。马龙心不在焉地拿调羹把米饭戳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菜汤上隐约漂浮着的油花,心里空落落的像漏了风。

“老张说继科死活要考隔壁市里的重点高中,怎么劝都不听。”

母亲说:“——诶老马,你又不是不知道继科那倔脾气,他认定的事哪有妥协的?”

马龙余光瞥见父亲看了自己一眼:“可我从来没听说灵伴有——”不在一起的——

母亲赶紧拿筷子敲了敲碗沿打断他的话,使劲冲他使颜色:“诶诶老马,吃你的饭去!”

马龙捏着筷子的手指悄然泛白,他默不作声地把筷子搁在碗上面,走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他靠在门背后眼泪差点掉下来。

原来张继科真的有这么讨厌他,讨厌到宁愿放弃自己心仪的学校跑到隔壁市的学校,就为了不和他在一起念书。

连和我呼吸同一个学校的空气你都不愿意?如果你有能力,是不是都想直接搬出去住离我远远的呢?

你真就那么讨厌我?

但我又做错了什么,我不是故意成为你的灵伴的啊。

马龙拉开椅子坐在书桌前想了很久,心跳一点点加快。其实他有一点点、一点点想要追随张继科去那个学校,这样起码,见到他的概率就变大了。但他心里很清楚,父母不会让他去隔壁市的学校寄宿,家对面就是重点中学,他没有理由说服他们。

马龙也并不想让他们知道他是为了张继科。

就是不想。

怎么办?去不去?瞒着他们改了志愿,他们知道了肯定很失望吧?

可是——他真的很想和张继科在同一所学校。